2016年3月19日 星期六

粵東行 - 別妄想這會是中共的S-21 - 汕頭文革博物館


有時問我為何去這個地方,我或會答好奇,還有一個更粗鄙但貼切的答案,叫屎忽痕。

今次去的,還真係要咁答:去的日子,是我的生日,但那個地方,其實是墳場。

還是要詳盡講解如何去這個地方,因你會發現,沒多少本旅遊書或博客會介紹此地。

首先,若你搭高鐵剛在潮汕站落車,到汽車站時,搭一班去澄海的車。



在澄海汽車總站下車,站門前有個巴士站,看路牌,找那班路線會途經涂城(塔山路口)的,上。



若你由汕頭市區出發,那就到人民廣場的巴士站,搭一班101,同樣也是在涂城站落。


總之看到這座牌坊,一直路走過去約兩公里路。



走到這個門口,會有個保安爛著你「十塊。」其實這十塊可謂斂得就斂的斂財,一進去,你會看到像荒廢的兒童樂園,沒甚麼管理。




上塔園要點力氣上山,你還以為有纜車搭,唔好意思,纜車早已關門大吉,就算有開,你看到這生銹的纜車軌,你有膽搭再算。




上山的路還不算太爛,像香港的晨運徑。過了龍王廟,就有個九唔搭八的未來世界,想預告下你下世投胎的世界會如何?






塔山古寺明顯重修過的,唔算太宏偉,望望就可。


穿過濟公殿,就到天池湖邊,這天池非新疆的天池,又只是個稍大些公園,當然也有水上單車。



有點意思的遊樂設施,想進去看看是否有勾利根,可惜牛頭馬面也沒一個給我問。



旁邊上山,就開始看到戲肉,也就知道為甚麼沒啥人推介這個景點,其實根本是有意隱沒它。


說塔山是墳場,是因為山上多是墳墓。而且,更是文革時屠殺「走資派」的亂葬崗。

文革博物館是前汕頭副市長彭啟安籌建,建時中共說不支持卻也不反對,不支持是文革可謂中共最醜惡的一章,要面的中共當然可避提則避。不反對一來要還巴金的人情債,二來中共一半人也是受害人。

其實,文革博物館唔算是博物館,只能叫一大個紀念公園,就算夾硬叫係,也是唔合格。


先來迎接的,是一個文革受害人的雕像。




碑林坊反似是一大本留言簿集,刻著各方對文革的悲憤和感歎。





繞過思安塔,上博物館前,先自到標誌性的塔園魂牌坊,見到此,你對這個博物館的寄望或要減一半:係大大字寫著「要以史為鑑千萬不要讓文化大革命的悲劇重演」。但下面也大字刻劃中共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係中共下召罪已,人們才夠膽跟著說錯,卻唔敢跟它計較這麼多,看出這博物館是以此思維而建。牌上解說劫之結雕塑,說文革源頭還是迷霧重重,其實始作俑者正是「歷史問題決議」大字右邊那個,卻唔敢提,或講成皇帝也會食錯藥。








再繞過又有點九唔搭七的孔子像,穿過文革博物館的牌坊而上,就是文革博物館的主樓。內裡迎面是巴金的畫像,講明文革博物館是因巴金的遺願而建。但其實,給我係巴金,看到此我都未必會收貨:畫像兩旁用雲石雕著文革的經過,但因為太深色,加上正值春天,雲石面上潮濕到有大量水珠,叫人看不清楚;旁邊有呼籲叫人捐來些文革的文物,但看到現在擺得出來的,都是九唔搭六的書籍。


上一層又係一個豪華留言集。



下來先見一個葉劍英像:搞掂四人幫結束文革的巨頭之一,中共就是這樣厚顏,平反了你就要你對它歌功頌德。




下去繞過明鏡台,就見到一個較可觀的景點:一大座文革死難者名錄牆,如和台灣綠島的白色恐怖受害者名錄相呼應。






上去,先看到是劉少奇像 - 最著名的文革死難者。旁邊的石圍欄,同時密密麻麻列出文革時殘害「走資派」,嚴刑迫供的技巧。其實參考大陸其他博物館,最起碼應有模型示範下。當然或會辯解係,因為內容太變態,造出來擺那整個館也要十八禁。


一鼓作氣再跑了上最高處,先看到係一支筆狀的雕塑:文革時謂讀書人正臭老九,立一支筆在最高峰似是還他們尊嚴。記得北韓勞動黨黨標誌上也有一把,更有人以為它是一把陽具。


劫之結其實是用黃色紙皮石鋪成,相比起塔園內的中式建築,係另一種前衛。

下山時,想到或會有人說這是中共的S-21,覺得此未免太抬舉中共。

柬埔寨建了S-21時,赤柬大屠殺的歷史早已遠去,S-21就係叫人切勿遺忘。

文革名義上早已遠去,但陰魂至今依然不散。

今日,當你只係質疑某些不合理時,你卻會被人話係廢青、反中亂港、賣國賊等。

這叫扣帽子,文革時最多人所遭到的。「文明」的今天,唔會再有文革時的殘暴行為,但形式依舊存在。

還聽說,習近平會令文革重現。

此博差在主旨是決不能讓重現文革,卻不敢解鈴還須繫鈴人:文革的始作俑者?為何人們都對文革的殘暴默默忍受而不敢反抗?


不解答這兩題,文革注定會重現,只係用另一方式重演。


巴金的遺願,還望他日有人真正為他達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