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閩南行 - 深藏宗教與美食的泉州


泉州或許你唔會陌生若你有讀過歷史宋元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造就了史上最富有的朝代宋朝市舶司蒲壽庚向蒙古獻城獻船加速宋的滅亡馬哥孛羅指為當時世界第一大城等或你也會陌生明清行海禁泉州的功用赫然停頓至鴉片戰爭迫清朝重新向外開放時就被隔離的廈門取代直至現在



你問泉州是否如洛陽般很失落又唔係,話泉州像個怨婦,不如說係杜十娘,突然拿出個百寶箱來大你:泉州的足浴推油桑拿中心係異常的多,如香港的七十一行過條街總有一間,還要不同深圳靠著香港,可想這個城市其實財力驚人,只係佢深藏不露。

當然相信沒人為了推油而探訪這個城市來此地的原因都係為它潛藏的文化和美食



早上醒來可先來碗麵線糊 - 似係煮溶了的粉絲,比沙茶麵清淡,如沙茶麵般可選配料,但海鮮選擇沒廈門那麼多,除了還可選蚵仔,其他就只能選些臘腸小腸等搭夠。
 


吃完後可先去關帝廟,關帝可算係泉州林立的各種廟宇中最具人氣的一個。或正是星期日,廟內外香鼎盛,叫人難以久留。




旁邊的清淨寺,卻係難得一處清閒之地,宏偉門面內卻係個沒多幾個人的大公園。隔離有座新建的清真寺,但星期日都係閉門深鎖沒多幾個禮拜的信徒,似北韓的假教會。唔係有這座遺跡,都沒人會記起回教曾經在泉州豐盛過。




泉州的文廟,其實亦即孔廟,想起中共這幾年來都在外國力推孔子學院,但外國人都知這為掛羊頭賣狗肉是也。就連國內,宏大的孔廟之人氣也遠不及相期狹小的關帝廟。對華人而言,明刀明槍的義氣還是實際過得個講的仁義,中共也自知自己都係槍桿子出政權,而唔係靠把嘴奪權。更加唔好講文革時,真正的儒家都被中共打得煙消雲散。





走進內街就係泉州天主教堂對比回教天主教或許會吸納較多的信眾,但教堂雖開放卻空無一人,禮拜完就立即歸家四散?比那清真寺更加詭異。而且係二零零一年重建的,想看美麗的歌德式教堂還是回廣州再看吧。



由花巷走上去就係鐘樓,鐘樓建於三十年代,呈現代主義建築風格,少見的前衛過。類似的就是我們那已逝去的舊天星碼頭,可想若果讓那當年推倒天星的當選特首,香港恐會變為一個比這裡更不懂保存回憶的城市。


鐘樓的東邊有數家肉糉店,肉糉沒有咸蛋黃,卻有大舊肥豬肉,用花生醬及辣醬的混醬沾著食再加小腸湯及蚵仔煎所謂很有罪惡感的一餐






再向東走約兩公里路係泉州的海外交通史博物館可惜主樓閉關話升級工程請你八月十五日後再來旁邊的伊斯蘭文化博物館還開放著只係內裡都係陳列一塊塊碑石其實都係回教徒的墓碑雖然對阿拉伯文字的講解都算充足但值唔值得走兩公里路過來還真見仁見智



博物館西邊對街民居內潛藏的少林寺明顯重建過而且閉門深鎖唔駛諗去學返兩套招式可略過




回到鐘樓進西街,到盡就係泉州最人氣之開元寺。開元寺唔止係佛教寺廟,其實還夾雜博物館與紀念館。







寺內先有弘一法師紀念館,弘一法師原名叫李叔同,係中國現代戲劇的創始人之一。館內呈現舊照為主,看其舊劇照,講真舊民國時期有頭有面的人都長相不錯。起碼同樣編戲,就樣子對返今日撐七警罵法官卻又縮頭烏龜的,有些還真係一代不如一代。



泉州灣古船陳列館則擺放了艘挖掘出的古船,遠看船的體積和今日的魚船相差不大。假若要進行較有意義一點的海上貿易,還是少不了百艘如此規模的船。


寺內的東西塔則被竹栅圍起整修著,還要撞正桃花開的時節,可惜。









接著搭轉巴士到閩台緣博物館,其實館主題在講甚麼「中台一家親」、「台灣自古以來從屬中國一部分」等,若你時間夠多去埋也無不可。搞笑的係講到鄭成和打敗荷蘭人,所謂和約係由台灣某歷史教科書拆落來擺入玻璃箱當古代文獻。



當然,講到打敗日本鬼子又係會落足心機。醒起今年中共又話要紀念二二八,怎麼劃一邊講下二二八的也沒有?


最後要講的美食係牛排,這裡的牛排實係咖喱牛雜,十蚊份另配咸飯還剛剛好。我想在這裡溝女說要請食牛排,一定要講清楚是甚麼牛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