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5日 星期六

占婆行 - 東西對比西貢



胡志明市之名係北方的越共征服南方這城後硬改它來耀武揚威改名後頂多為城市帶來一塊塊共產黨大眾藝術的版畫旅客要看的城市面貌依然承自舊日的西貢






酒店旅舍集中地范五老街似巧妙把這個城市分為東西兩邊 - 向西部進發可選擇健康的漫步 - 大道綠樹成蔭,還會經過一個有健身器材的大公園,嫌行唔夠還可做些運動繼續走。






西邊以舊南越共和國總統府為中心,周邊圍繞的紅教堂、中央郵局、歌劇院、市人民委員會等一連串法式建築。這裡就等於香港的中環,由殖民時期,至南越共和國到現在,依然都是這城市的政經中心。




作為一個偽文青,在這裡的走法可以係先望望紅教堂,可惜教堂正裝修無法內進。在走到對面中央郵局,在胡志明的眼皮下挑幾張明信片,想念著那個就寫給那個。想不到寫甚麼好,祈求革命家胡志明給你一些靈感。因為周邊嘈雜的人群,結果明信片上寫滿「不漏杜拉木剪塞眛夜團印越喃打奪執行大含禁」,在準備貼郵票前及時將這張撕成碎片。





用力撕破了些東西後才發覺自己肚子空洞,門口有個小販賣兩萬塊的餅,吃完還嫌不夠。郵局附近往人民委員會的路上有更多小鋪,但多是賣畫賣書,書不能真實填胞肚子啊。




越南人革命成功當家作主後開始不可一世:市人民委員會附近已係高級酒店商場,連帶建築前的胡志明像 - 原本係坐下和藹的老人,轉為企立高大偉風。





歌劇院附近,多了一些咖啡室,也有間連鎖河粉店,價錢在這裡算偏高:一個連竹蔗蝦的河粉套餐共要十萬塊,路邊攤一碗粉通常三萬,雖然十萬換算港幣三十三也絶唔算過分。



遠望到這棟大廈,原害怕身旁的小女伴拉著我向這裡進發:這棵就係黃真真呃飯食爛片《閨蜜2之單挑越南黑幫》裡薛凱琪陳意涵張鈞甯三件臭八玩笨豬跳之地我想若她即興又要玩笨豬跳我又要花一大筆幸好她遠眺一下就另轉方向唔係個個港女都盲捧黃真真



邊城市場算把你由中環帶到灣仔在內裡按開價斬一半是常識而且斬了一半後你到遠一點的超市再看可能更便宜



回到范五老街走完其西邊還嫌不夠可以上一架往東走的公車每人五千坐到其東面終站係另一種景況





或許因為興建地鐵這城市四處也來個大翻新堤岸區地標平西市場也大裝修中唯有轉向另一個天主教方濟各堂。這堂在樓房密集的堤岸區裡顯得小巧隱匿,或因此也成為吳廷琰的最後避難所 - 一個信奉天主教的南越總統意圖把整個國家變為天主教國家,因而迫害佛教徒迫到釋廣德和尚當街自焚信佛的南越軍官忍無可忍起兵造反吳逃到這教堂裡求神庇佑大概吳以上帝之名的作為連上帝也憤怒最後他被騙上一架裝甲車在車裡被亂槍掃射




整個提岸區好比深水埗,也是一大個批發市場,識搵該以比邊城或超市更便宜的價錢買到好貨,只係我們來到時天色漸漸入黑。陰暗污穢、電單車左穿右插的街頭,小女伴走兩走已嚷著要回去。

提岸區也是《情人》裡一場景:中國少爺說喜歡這裡因為這裡都住著中國人,他的別墅,和十七歲法國少女幽會的地方,就係如此兩三層高樓房底下。



我問小女伴:「你想在這棟樓樓下做愛嗎?」小女伴怒瞪著我:「你都痴媽根!」所以《情人》真係唔算浪漫的故事。




回到范五老街入黑後酒吧都開門整條街都嘈到如回到上世紀七十年代北越的戰機在上空轟炸

那時這裡叫西貢今天它叫胡志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